阿毛の次元

Amaok –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

星空之上_第二集

庞勇坐到车里的第一时间起,他就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加厚过的车体、狭窄且密封的防弹玻璃窗、用精制钢板隔开的宽敞车厢,都彰显着庞勇身边这个中年人不同寻常的身份。

庞勇努力地保持着冷静,绞尽脑汁的思考着这个中年人究竟是谁。

“庞教授,我这么做是出于对您的安全考虑,还希望您能谅解。”在这辆车开出很久以后,中年人终于开口了。从庞勇上车后他就一直看着庞勇,富有磁性的嗓音和线条分明的轮廓都能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但这并没有缓和庞勇惊疑不定的心情。

“你是谁,你们准备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汗水从庞勇的鼻尖划过。

中年人熟练地点上一支烟,笑了笑,并没有理会这个问题。“庞教授,您认识我。”

庞勇一愣。他早就注意到,无论是把他“请”进车里的精壮司机还是面前的这个中年人,他们身上都穿着制式独特的新型军装。庞勇开始打量起来这张刚毅的面庞,他与部队打过的交道并不算多,他真的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在哪儿见过此人。

庞勇缓缓地摇了摇头。

“您还记得姜志华吗?”中年人苦笑道,他拿出手机,找出来一张老式的红底一寸照片。

“你是…”,庞勇怔住了,记忆中早已尘封的那道瘦弱身影和面前的中年人重合在了一起,“你是小姜!?”


“二十多年前,多亏您的帮助我才能顺利读完整个高中”,姜志华捻灭了手中的烟,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我从军校毕业后,就进入了部队里的一所科研单位,方向是电磁技术和通信工程。这么多年一直想再见您一面,咳,可惜联系方式早就没了,直到最近——”,姜志华话说到一半,摆了摆手,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好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好啊你小子,现在看来,你没辜负那会儿的努力。”庞勇用赞许的目光看着姜志华,他面露微笑,心情却不像脸上表现的一样。他知道,姜志华以这样的方式来找他肯定不是为了简单的叙旧。

“小姜,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姜志华点了点头,点燃了手中的烟,从上车到现在,姜志华第一次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庞教授,从理论的角度看,都有什么方法能影响光速呢?”

庞勇想了想,说道:“方法有很多种,但在实际应用中,大抵只有两种。其一,是让光通过介质层,通过改变光的折射率影响波速,波速与折射率成反比;其二,是利用干涉原理改变光的振动频率,从而影响光的波速。结合平常的应用数据,第一种要比第二种更为常见一些。”

姜志华点点头,表示赞同。“没错,我想的和您一样。以我的学科知识看,常见的也是这两种,但这两种方法仅仅限于实验室的范围。如果现在将研究尺度扩大到一个远比太阳系广阔的恒星系中,整个空间的光速都被影响了,这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从天体学的角度来讲,恒星际光速的改变一般都是超大质量的星体所产生的引力作用导致的,比如中子星和黑洞。如果能影响到整个恒星系,在我的印象里,有两种种模型符合这种条件。第一种是恒星系外部影响导致的,假设在该恒星系外不远有一个无限大小的巨型中子星,中子星的引力无疑就是使该恒星系光速改变的原因了;第二种是恒星内部自发产生的,你既然点明这是恒星系,那在排除原始黑洞外,只剩下了由超新星爆发缔造的中子星和广义黑洞了,而绝大部分广义黑洞的质量效应达不到你所说的标准,所以,这只有可能是超新星爆发后的中子星在形成初期还未对系内天体造成过多影响时出现的短暂景象了。”

姜志华边听边用手比划着,神情明显有一些激动,他追问道:“如果在同一个可观测的恒星级坐标系里,有很多大小不同的区域,每一个区域的光速和时空波动都受到了影响,并且差异很明显,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就像一锅糨糊?”,庞勇问。

“这是个很形象的比喻”,姜志华说。

“这不可能”,庞勇不假思索的说道。

“庞教授,这只是我的一个设想,你能从纯理论的角度来试着解释一下吗?”,姜志华紧张地看着庞勇。

“从理论的角度也很难解释”,庞勇皱起了眉头,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根钢笔和一个小记事本,简单的勾勒出了两个天体模型,他先指向了第一个,“这是理论物理学家假说中的暗天体,观测者们只能通过引力场和射线弯折现象去推断此处是自身存在巨大磁场的‘暗天体区域’,如果说你所设想的这个坐标系中存在着很多暗天体,而他们之间的引力影响不会相互影响,产生了你所说的‘多时空影响现象’,那么这些星体的存在形态,是不被宇宙常数所接受的”,接着,庞勇将笔尖指向了第二个模型,“这是早期宇宙的理想模型。光速被影响,是质量效应造成的;时空波动,是空间性质决定的。如果这两者同时被影响,且呈密集和差异性,这只在宇宙大爆炸前的‘雏形宇宙’里才会出现。即使在这种条件下,当代物理的理论依然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因为这是违背物理公式和宇宙基本规律的。物理学中的常量和宇宙常数都是在大爆炸的那一瞬间决定的,如果你的设想真的出现,那只能说明该坐标系所遵循的物理规律是不被我们认知的。”

姜志华沉默了,手里的烟又一次燃尽。他从庞勇的手中接过了那张勾勒了几个简单图形的小记事本,出神地望着它。看了一会,姜志华想再点上一支烟,他晃了晃烟盒,但烟盒里面已经空了。

此时汽车已经驶离了市区,有细小的雨滴打了下来,仿佛是空气中的沉闷对自己的释放。姜志华苦笑着摇了摇头,再次打量起手中的那个记事本。

庞勇心里一跳,突然生出了一个可怕的猜想,他看着姜志华,紧张的问道:“小姜,难道说你刚才说的那个设想——真的出现了?”

姜志华,这个可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坚毅军人,脸上竟然露出了悲伤而又无奈的表情。

他看向了庞勇,“是真的,这本来不可能出现的宇宙奇观,竟然他妈的让我给看着了!”